目前分類:密宗根本十四戒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拉珍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發表後,有行人提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法頌」二部法中所定之師,也是以您此篇講解之法義標準來量師嗎?』

鄭重告知廣大行人,首先我們必須弄清楚三個問題:什麼是法?什麼是戒?什麼是鑒規?由於篇幅關係,此處最簡單最粗略地講述什麼法,戒和鑒規就不在這裡講了。法,是必須建立在緣起、儀軌、本尊、護法、觀修、咒語、手印、願力、回向等之上的系統修持,這才是法,少了以上任何一條,都不屬於法。當然,這裡所指的法,不是指有為法、無為法、諸法、無自性之法,而是修學佛法之法。也許你的上師沒有將法的概念告訴你,你才把《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說成二部法。一定要清楚,《上師五十頌》不屬於法,那是一位祖師——印度大班智達跋維帝瓦大師他個體制定的敬師條款,而『瑜伽根本十四戒』也不是法,那是密宗戒律。至於『六類師資』(亦稱師資六聖量、六資聖量)和明行暗行考驗弟子的師資標準,不是法義,而是鑒規格位戒條。拉珍何德何能,怎有資格講此無上聖規,只不過碰巧早一點學到了這個聖規而已。『六類師資』及明行暗行考驗弟子的師資標準,是十方諸佛共同遵從之鑒規標準!無論何宗何派,無論什麼身份地位的上師,都應以佛陀法定的師資標準去衡量他/她的師資。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十年前做大法王時曾開示:『世傳「上師五十頌」,害生百千萬,罪障無窮,微載功德,助生成道,猶然可取,難矣!何以治哉?故之,因果使然,大事因緣也。』我不解請問:『難道「上師五十頌」不好嗎?』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好!』我說既然好,又為何罪障無窮呢?佛陀言道:『精寡劣盛之故。』我那時大為吃驚,很不明白,為什麼「上師五十頌」會罪障無窮,而功德微弱呢?現在想來實在慚愧,好一句『精寡劣盛』,道破真諦! 

        凡證量達到聖德師資者都知道,《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具有雙重性,一者是功德無量,二者是罪過無窮。施於諸佛菩薩之正師,則功德無量;為邪師、騙子妖孽所用,則罪障無窮。當今末法時代,在一萬個具上師稱謂的人裡面,可以說九千九百九十多個都是邪師、騙子師,這是什麼概念?精在只有幾個,劣在九千九百多個,這『上師五十頌』『密宗根本十四戒』不正成了邪人用來斂財利己的絕佳手段,不正是罪障無窮了嗎?那九千九百多個邪師騙子把『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作為防身利器、招財寶鼠,對這些人,難道我們也要拿《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去面對嗎?總得要查查他是金子還是破銅吧?因此,作為真正的修行人,必須依師資六聖量來印證那些口口聲聲用『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約束弟子的上師,印證他們是屬於那九千九百九十多人中的一員,還是萬分之幾中的一員。

我們一定要明白,祖師們在制定『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的時候,所要大家虔誠依止的師,只有一種——必須、絕對是聖者師!什麼師稱得上聖者師?符合六類師資聖量之一,才稱得上聖者師,而不是碰到掛著上師稱謂頭銜的,就認為是真上師、是聖者師,就依『上師五十頌』『根本十四戒』恭敬虔誠五體投地,這樣就完全違背了祖師們制定這些條款戒規的初衷。如前所說,現在的社會,掛著上師稱謂的,其中有聖者師,也有邪師、騙子師、魔師,正因為如此,才必須以六資聖量來鑒定,才看得出是真是假,也才看得出其聖與凡的含量。這種鑒別,只鑒聖與凡、大聖德與小聖德的區別,只鑒如法之師與邪師的區別,沒有任何宗門派別或個人的例外。就比如,舉重冠軍是最有臂力的人,他之所以是最有臂力的人,是因為他舉起了最高的重量,無論他是黑人、白人、黃種人、男人、女人、青年、中年、老年、少年,誰能舉起最高的重量,誰就是最有臂力的人,這是唯一的標準,而不可能憑誰空口說他是臂力最大的人這一句話,你就認為他真是臂力最大的人,必須要見真鋼,必須以他所舉重量來定。同理,不是掛了個上師名號就是夠格的真上師,就值得虔誠依止。值得虔誠依止的真上師必須要符合六類師資聖量之一,不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這是唯一的標準,這是師資的真鋼。否則,拿不出六類師資聖量之一,又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而不知悔改者,無論他口稱什麼菩薩,把自己吹噓得多厲害,無論他出自哪個宗派哪個法門,無論他搬出什麼根本什麼頌,那都是九千九百多人之一的凡夫,乃至妖孽之師,不可依止,更不可依《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去供奉這類凡夫、騙子、妖師!

千萬記住,不經師資鑒別,未具格者是不可以依《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尊奉他的。試想,假如一個窮途末路的放牛娃,哪天為了討生活,找一件仁波且上師的衣服披上,到處招搖撞騙傳假法,這種騙子師,你也要依『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依止嗎?事實上,這類招搖撞騙的事情在世界各地已經發生過非常多,數不勝數。曾經在深圳,有過一個形象富態,看上去頗有大德威儀的西藏尊者級『大活佛』在那裡傳『大圓滿』法,人們趨之若鶩,虔誠學習、供養,他向眾人展示他與藏密各正脈傳承大派的法王、活佛的合影,如跟多洛尊者、阿秋喇嘛、西剛瑪珠仁波且在一起,他在旁邊的照片,還擺出了認證書,尤其是他竟然拿出了一份巨匠大聖公保法王寫給他的認證書。為十七世噶瑪巴傳本尊法的公保大聖法王竟然為他寫認證書,那還了得!多了不起的聖者啊,群生俯首低頭,合掌皈依。對於這樣的大活佛,難道不應該用《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去恭敬依止嗎?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只可惜,大家錯就錯在沒有依師資聖量的真鋼去鑒別他,把《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變成了一把自殺的刀都不知道。而那活佛也非常清楚,這十四戒和五十頌,正是他整治眾人的利器,因此他動輒就搬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約束弟子必須對他虔誠恭敬,否則就是犯戒墮地獄等等,嚇得弟子們噤若寒蟬。如此『傳法』一年有餘,有一天,他的幾個弟子正在佛堂莊嚴肅穆地修他傳的大圓滿法,先誦六字大明咒,再誦綠度母十字明咒,然後誦這活佛傳的儀軌。一個來做客的藏人正好碰上他們在佛堂高聲持誦,便好奇地詢問他們為何唸完聖咒以後就一直唸誦這個東西?幾個弟子說他們是在修大圓滿法,那藏地客人大驚,說你們上當了,那是假的!那些弟子沒等他說完,就他嚴厲呵斥,其中一人還打了這藏人一耳光,讓他滾蛋,大罵這藏人不應該誹謗他們的西密大聖法王尊者師,罵這藏人必定墮地獄等等。藏人沒辦法,在門外大聲喊:『你們唸的是一首藏文兒歌啊,家喻戶曉的!兒歌的內容是:美麗的白天鵝兒啊,請借給我你的雙翅,我不會走得很遠,去理塘一圈就回來……』可是沒用,幾個弟子照常說藏人是壞蛋,把他攆走了,然後跪在地上向他們的大聖法王上師深切懺悔。不久後,其中一些弟子還是產生了懷疑,便將他們那個『大圓滿法本』拿到台灣蒙藏委員會請人翻譯,才知道真的上了大當!經過詳細調查才終於揭開了這個所謂大活佛的真面目,原來他是昌都地區的一個牧民,偷盜違法犯了案,還欠了別人四萬多元人民幣,走投無路之下,乾脆剃光頭裝喇嘛逃出來,到處行騙過活。而巨匠大聖公保法王從來沒有給此人寫過什麼認證書,所有的認證書都是他自己偽造的,而且聽說公保法王深知現在這個妖魔時代的混亂,因此他無論給哪位聖者寫認證書,都會很嚴肅地把寫好的認證書拿在胸前照張相,配合認證書施用。至於那牧民展示的跟大德法王一起的照片,也是他在一些公開大法會上蒙混著照下來的。

這真是個大笑話,但它讓我們所有人警醒,若不清楚鑒別師資,有可能你已經遇到了這類騙子。這類騙子、邪師、魔師個個都懂得高舉《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為自己遮風避雨的啊!這是他們的護身符,你們明白嗎?我們若不用真材實料考核鑒證他們,難道就憑他幾張跟大德的合照,幾份認證書,就憑他掛了一個上師的頭銜,憑他披個法王袍,穿身法師裝,剃個活佛頭,裝模作樣搖幾下鈴打幾下鼓,拿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就把你鎮住了,你就什麼都不管,傻乎乎被他騙一輩子?就算你遇到的不是這種牧民騙子,這社會上還充斥著大批高舉正宗傳承旗號,身份地位崇高得驚人,卻一輩子只會講空頭理論,拿不出任何實際佛法成果的假聖假師啊!這些假聖人吹噓自己開頂成聖,神識出入,明心見性,菩薩再來,他的腦殼卻跟凡夫腦殼沒有兩樣差別,去照個片,頭頂一絲縫隙都沒開,徹頭徹尾的凡夫結構!這些假聖人宣稱自己拙火功夫了得,理論講得玄乎其玄,天花亂墜,結果修了幾十年體溫都無法升高,根本就是騙人的假拙火!這些假聖人同樣個個懂得高舉《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為自己鳴鑼開道的啊!難道你就要跟這些假聖人修一輩子假法,修那種口說開頂,實則凡夫腦殼一個,頭頂開不了絲毫縫隙的假法?修那種一輩子修不出實效,升不起拙火高溫的假法?而且到最後你還要跟這些假聖假師一起去地獄受苦?這就是你依『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供奉所想要換來的結果嗎?因此,我們要隨時清醒頭腦,無論是什麼派別、什麼來頭、什麼地位、什麼頭銜的師,必須要看他是凡人還是聖人,是聖人他的身體結構就不是凡人,至少頭骨、腦膜等都是打開了的,去照個片看看就能一目了然;是拙火定成就者,他就一定能將體溫升高,溫度計測量一下就一目了然。更何況,依《解脫大手印》,就算是開了頂的聖者,就算拙火定到了二段功夫,也不屬於六類師資聖量標準,更不要說那些與凡夫腦殼一樣的人物,有什麼資格接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的尊奉呢?所以,最重要的,是首先用法定的六類師聖量資標準和《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去衡量鑒別師資,徹底弄清為師者是否合格如法之師,即便該師不具備六資聖量之一,但最起碼他/她是不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的清淨大德善知識,鑒別清楚了,確定是聖者師、如法之師,才能依《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依止。即便是尊者羅漢級的上師,你應該依『上師五十頌』恭敬他,但一當發現他犯了《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其中之條款而執迷不改,此時這位羅漢尊者已被天魔所伏,你當下就該對他取消『上師五十頌』尊奉,嚴格按照佛陀的鑒師條規執行,如若此時你依祖師條款而不依佛陀教誡,必墮無間地獄!鑒別師資是事關成就解脫還是輪迴痛苦的大事,行人千萬要審慎,否則,萬一沒有鑒別清楚,依止了邪師,所有的修行都成為造罪,必定會跟著邪師一起墮落惡道受無盡之苦。萬劫千生才得此生,談何容易啊!

還要提醒大家,凡是聽到師資六聖量,就採取種種方法為自己遮羞蓋醜施用解釋和抵禦的為師者,這一定是此人驚魂失魄之下採取的遮醜術,不是邪師即是騙子,無論他擁有什麼樣的身份地位和認證,都是必然的假師。我舉個例,還不要說上覺道師資,只說中地道師資,屬於登地菩薩級證量,就能做到菩提聖水穿缽的境界,可以讓一個弟子自己隨便拿來一個缽,弟子自己裝上水,中地道之師施展道量,在弟子面前當場修法,即可令缽中之水穿過缽壁流出,並聽從指揮流向該師任意指定的方向。這就是六類師資之第四類登地大菩薩的證量之一。大家想一想,難道一個人只會口頭說他是菩薩上師,而弟子拿去的缽,他不能令缽內之水穿缽流出,這是真的菩薩嗎?真的菩薩就這麼沒有能力?缽都沒有穿過就說是菩提聖水,就能為你解除業障啊?一個菩薩就這麼糟糕,這點聖力都展顯不出來,還談得上有加持力嗎?難道你就要虔誠尊奉這種穿不出聖水的凡人為尊者法王菩薩上師嗎?你若非要這樣,佛菩薩們再慈悲也救不了你,你只能自認倒霉了。

為了自己的成就解脫,大家一定要嚴慎擇師。待因緣成熟,大家學到了《解脫大手印》,才會了解師資六聖量的全部內涵份量,你們就會徹底明瞭,真正夠格被『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所尊奉的真上師、聖者師,是多麼稀有難得。大家依照《解脫大手印》如法修持,成就才是百分之百保障。拉珍凡夫一個,沒有資格將佛陀的師資六聖量全文報出,還請諒解。

回首頁

 

問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轉載自拉珍的部落格

密宗根本十四戒的重要性!——轉發慈誠羅珠堪布的一篇文章

 

這是慈誠羅珠堪布的一篇文章,真實地記載了阿瓊堪布虹化的公案。

在這篇文章裡,當阿瓊堪布的弟子請教阿秋喇嘛時,阿秋喇嘛指示說:『嚴禁犯過密宗根本戒的人觸摸阿瓊堪布的身體。』一個大圓滿成就者,在圓寂以後被犯密宗根本十四戒的人觸摸過,都不能得虹光成就,那麼可以想象,一個普通的人,如果和犯密宗根本十四戒的人接觸,還能成就嗎?當然不可能!

慈誠羅珠堪布的這篇文章在網絡上很容易查到,以下只是一個連結而已。

http://www.fjdh.com/Article/HTML/Article_20080623001129.html

 

 

  

  

二十世纪末超类绝伦的虹身示现

——藏密宁玛巴大圆满无上成就者巡访者巡访记

堪布慈诚罗珠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物质文明水平的日益提高,雪域民族传统文化已在世界各国广泛弘扬。藏传佛教各派密法如百花争艳,不仅令有识之士醉心教理,而且,愈加使人去敲开密法成就者实证境界的大门!

  作为藏传佛教宗派中的一枝奇葩--宁玛派无上大圆满法,早已令世人瞩目。近代,虽有众多各类藏密大圆满成就者不胜枚举,但获得无余虹身者,至今已较为罕见。

  然而,正值人类即将迈入二十一世纪之际,于1998年,在新龙县又出现了一位,博通经论,内证圆满的大圆满无上成就者,无余成就虹身。诚可谓,在佛教实修实证的修行中,为世人树立起了光前裕后的丰碑!去年,我在成都曾听闻到这一令人鼓舞的消息。在返回五明佛学院后,我仔细翻看了这位老喇嘛虹身成就全部过程的记实。我不由得被他老人家高山景行所感染,一直都想亲自采访。但因法务缠身

,未能如愿。这次趁着到炉霍县主持法会,才有机会去巡访,心里感到欣乐无比。

  522日清晨,我和圆戒驾驶着吉普车,从甘孜县城起程,奔向虹身成就者的圣地--新龙乐莫寺。

  车子顺着公路行驶了一小时,就要翻越着名的桌达山了。由于连夜降雪,山上早已是"寒山鸟飞绝,白雪危峰积"。面对这一切,我们深知:雪厚不知路高低。又因车子没有带防滑链,公路边是万丈深渊。我们冒着危险,车子慢慢地向山上爬去……

  中午十一点钟,终于到达了乐莫寺。我们走近虹身者闭关修行的寂静地,在那里有三间简陋的木房。右侧房是虹身者闭关九年的禅房,也是他最后虹化的地方。中间房是师徒共用的伙房,左侧房是三位侍者的住处。在房子的背后不远处,还有一间小屋,也是个禅房。所住的主人是虹身者的侄儿,又是侍者。他名叫赤诚加措,现年五十余岁,曾在大成就者阿秋堪布座下听闻过大圆满全部修法。回来后,在

虹身者身边同样也闭关了九年。当地人交口称赞他说:"这位喇嘛诚实可靠,是一位真正的修行人。" 我们一到,首先见到的就是赤诚加措。他在知道我们的来意后,十分热情又不失详细地向我们讲述了虹身者的生平和其亲眼目睹的成就虹身过程。

  虹身成就者名叫阿琼堪布,19185月的一天,于新龙降生。7岁学习文字,10岁出家。14岁在乐莫寺佛学院学修佛法。22岁在拉萨格鲁巴三大寺院之一的色拉寺学习,他博闻强记,背诵了共有48万言的各种经论,而精通显密。其持戒清净,智慧无碍。在修学期间,他于顿珠法王座前听受大圆满法和金刚橛等甚深密法。以后,他行持潜匿,平流缓进,保守秘密,精进修持密法。

  他回到新龙乐莫寺后,担任堪布,解惑授业。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即便是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岁月里,也从未怨天尤人,对上师三宝,恪守不渝,仍然不懈努力,学修佛法。

  八十年代末,在乐莫寺附近寂静处,他建房掩关。他的侍者们,曾多次觉察到上师不走门窗,穿墙出入。例如,945 月的一天,乐莫寺僧人次旺仁增、嘎登、城列和扎巴地区的铁匠夫妇,一起出外做事,就将上师房子的门由外面锁上。当他们回来时发现,上师安祥地在院中踱步。他们惊奇地问:"上师,你是怎样出来的?"上师回答说:"我是从门里出来的,不从门里出那该从哪里出来呀?"他们听了,立即检查门窗,门窗如初,没人动过。在场的人都诧异奇事。

  我在访谈时,洛桑宁扎侍者也感叹说:"我们多次经历过这样的事。"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他的身体早已与众不同,而无碍无阻。

  1992年前后,上师多次进入一种长时间的奇特状态,是入定?还是昏迷?侍者们也被弄得稀里糊涂,不知是什么状态。对此,洛桑宁扎和赤诚加措二人,前往阿秋堪布座前请教。阿秋堪布讲:"那是进入大圆满的一种境界,也就是说一切执着消没于法界的状态,并非昏迷。"接着,阿秋堪布赞叹说:"我的金刚上师阿如仁波切等许多修行大圆满法的高僧,都曾有过这个现象,这是很高的境界。可谓奇哉,奇哉!" 19988月下旬,在上师闭关房周围出现了许多神奇之事……

  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一只雪白的小鸟,它没有其他鸟雀的躁动,显得宁静安然,对人没有丝毫的畏惧,伸手就能抓到它。它与他们共同相处了七天。很长时间以来,旋荡起一种美妙的声音,像女人歌喉的轻音,婉转悠扬……但很奇怪,从院中聆听,那声音像是在上师的屋里;当人们走进屋中,又仿佛是在屋顶的上方回旋……当地许多人都曾看到,在上师禅房两边,出现五颜六色的光束,如彩虹般伸入虚空…… 同时,众弟子们的睡梦,也变得神奇异常…… 在出现了某些征兆后,弟子们知道上师要走了。于是,828日,向上师祈求生生世世慈悲摄授,请示转世之事。上师开心地予以解答,并赐予了重要教诲。

  829日下午两点,上师身体无恙,手持佛珠,吉祥卧式,口诵六字真言,安详而逝。他走得那么洒脱,那么自在……

  当天傍晚七时,弟子们按照藏传佛教处理大德法体的仪式脱去上师的衣服,准备覆盖法衣,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上师全身上下,衰老的皱纹已消失不见,皮肤完全变为七八岁孩童的一般,白红细嫩,根本就不是生前老态龙钟之身--这一切,的确令人难以置信!赤诚加措惋惜地对我说:"当时因上师圆寂我们心里非常悲伤,没顾及拍相片,直到今天我都很遗憾,若能留下照片,那肯定能惊世骇俗。"在更换衣服的同时,他们发现上师的腰身稍有缩小。赤诚加措就说:"上师的身体好像要缩小。"洛桑宁扎说:"当然要缩小!"但是,以后发生的事情,他们丝毫没有预料到……

  至于上师圆寂的消息,他们并没有立即向外宣说。830日早晨,赤诚加措到上师禅房供灯,发现法衣下的躯体缩小了许多。以后,躯体一天比一天缩小,弟子们不知所措。91日,他们急切地赶到白玉县亚青寺去请教阿秋堪布。阿秋堪布说:"此事宜保密,切不可提早告诉任何人,严禁犯过密宗根本戒的人,触摸阿琼堪布的身体。在七日之内,不要移动身体,到第八天才可以处理。" 就这样,上师的身体日趋缩小。

  每日黎明,只准赤诚加措一人进入上师禅房供灯,其他人都未曾进过。到第五、六天时,赤诚加措对侍者们说:"现在几乎看不出是身体了,有可能要全部消失。要是没有完全消失,那也只有鸟雀那么大。"洛桑宁扎指着面前的温水瓶说:"再小也不会比这个水瓶小吧?"

  七天过去了。第八天早晨,上师的亲属赤诚加措、根桑朗加和一个小喇嘛,以及洛桑宁扎、索朗加措、仁青才让等三名侍者,一共六人到屋里,拉开床上的法衣,大家顿时目瞪口呆,床上空空如也,甚至连一根毫毛也没有。就这样,一个完整的血肉之躯,一未入天,二未入地,在人们身边,完全虹化了……赤诚加措告诉我说:"当时我们伤心至极。因为,上师圆寂已令我们万分悲哀,可上师又未曾留下任何东西,所以心里的难过无以言表,大家感到如失至宝,就在床边痛哭悲泣,足有一两个小时……"赤诚加措略带伤感地接着说:"那时我们还没有向其他人宣说上师圆寂一事。面对床上所发生的一切,又当如何交待?说上师已圆寂呢,那遗体在何处?说全部虹化,人们会相信吗?若不说虹化,那该说些什么呢?……我们无言以对众人!"

  在屡次谈话中,我觉得赤诚加措的确是一位诚实纯朴的人。他只是把事实真相一一道来,没有丝毫夸大渲染。他最后喃喃地说:"我不知道这是否是虹身,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当地的人都说曾经看见许多美妙的彩虹,但我却从未见过。"从赤诚加措的言行神态中可以看出,像他这样的对上师十分虔信的弟子们,是不太愿意让上师这么干净利落,这么悄无声息地走的……正因早就知道上师是一位大成就者,他们以为虹化与否都无所谓。在他们的心目中,只希望自己的上师跟其他的上师一样,给他们留下遗体舍利,修建灵塔,作为弟子们仰赖的永恒纪念,以及众生世代供养的福田…… 虽然,阿琼堪布留给弟子们的,只有那记忆中的影痕,但是,他密行瑜伽士的风范,早已潜移默化于弟子们的心间,乃至世人的心中……因为,似曾出现过的假名已融入谷响了!……对于赤诚加措等人的悲哀,我们是非常同情理解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上师即身成佛,的确是我们后学所应欢喜,并引以为表率的。对于这件事,我们还是来听取一下阿秋堪布本人对此有何评论。今年春节期间,阿秋堪布来参加喇荣五明佛学院的法会,当时我曾向他询问此事:"阿琼堪布是否是成就虹身?据说他的弟子们向您请教问题,有无此事?"他回答说:"阿琼堪布肯定是千真万确的虹身成就。在他圆寂的第四天,他们前来问我,上师遗体一天天缩小,如果完全消失,我们没有东西供奉该怎么办?我说,能全部虹化更好,你们可以把上师住处的石土做供奉,也有同样加持的。"

  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再看看当地人们对此事有何反应。罗布卓玛母子五人,曾看见扁平形的五色彩虹由上师屋顶伸没空中。后来还有许多人看到这一景象。

  起初,她们以为是居住印度的敬美活佛即将归来的瑞兆,没料到却是上师圆寂。贡波吉等很多人看见从上师禅房两侧,发出几个光束般的彩虹,上端入于漂渺虚空。在上师住处的天空,还有许多人曾看到连续几天出现五色彩虹,这些彩虹不时遍满天空。另外,远方甘孜县也有人看见在新龙乐莫寺方向上空彩虹一片…… 赤诚加措对我说,他们没见过彩虹,但是离乐莫寺稍远些的人们几乎都看见有五颜六色,奇特美妙的各种形状彩虹。

  这些现象,都符合于大圆满修法成就虹身的瑞相。新龙宗教局、统战部和县委有关领导也亲临现场,考察瞭解全部过程。一致认为阿琼堪布虹化是真实可信的。并以文件形式上报甘孜州宗教局、民委、四川省宗教局和省佛协会等上级单位,客观地反映了这一情况……因为众生业力迥异,各自所观所见肯定有些出入,这是十分自然的。

  而对于虹身者是否真正虹化,难免有人会有相关的疑问。对此,我们做一些恰当的探讨。

第一,           有人以为,阿琼堪布是不舍肉身,而是直接飞往空行净土,也许是这样的成就。我认为,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因为若不舍肉身直往空行净土,那应该是突然失踪或者如同阿坝州红原县堪布才旺仁真那样直接飞没空中。然而,事实情况是,阿琼堪布的遗体是由大至小,从有到无,逐渐缩小,最后消失……等等。何况整个过程在不同阶段,都有赤诚加措亲自观视。与此同期,所显现的形形色色彩虹,瑞相纷呈,再加上他生前某些神奇的行为……这一切完全符合大圆满续论之义。所以我们应该无所疑惑,是大圆满虹身成就。

第二,           有人也许怀疑,这些侍者们会不会把阿琼堪布的遗体以其他方法隐秘处理,然后有意欺瞒社会善良人士呢?我认为,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因为若以其他方法处理,这也不外是土葬和水葬等之类。像这类事,对于虔诚的佛教徒而言,即使再三地用各种手段逼迫他们,他们宁可舍弃生命也不会如此做的。依据藏传佛教规定:在金刚上师圆寂后,要做供奉遗体等的一系列法事。如果故意以土埋等其他方式处理,这本身就是对金刚上师无丝毫恭敬,诚可谓大逆不道。由此即已违犯密乘戒,对于学修密法之人最害怕的莫过于破密乘戒。而阿琼堪布的侍者们--尤其是赤诚加措,他已是修行密法十几年的人,是决不会这么做的。另外,他们坚信自己的上师一定能有舍利子,在上师圆寂后,他们都在虔心静盼。根据经典中讲,能够供奉成就者遗体或舍利的地方,可禳灾增福。对于这一点,他们也会考虑自己与社会利益的。再者说,密宗师徒间的情感是非常特殊的。所以,他们也不可能把自己上师的遗体处理得这么草率,这么令人难受!

  在阿琼堪布虹化中期和后期,赤诚加措等两次专程去请教阿秋堪布。阿秋堪布是赤诚加措唯一的大圆满根本金刚上师,他决不会做出欺骗自己金刚上师的行为。在阿琼堪布虹化后,他们把成就虹身的事实记录,分别送往印度和西藏高僧们案前,并专门到五明佛学院向法王晋美彭措汇报--从这些情况,我们也应看到虹身者虹化是事实。否则,他们是不敢欺骗神通广大的这些高僧大德们的。

  我本人在访谈中发现,那些描述阿琼堪布生前就已成就的许多证相的人,和圆寂时看到彩虹等瑞相的人们,从他们的神态言语中,不难发现,他们是朴实善良的,所陈述的情况都是他们亲眼目睹的……624日,我见到阿琼堪布其他侍者,又仔细地询问了整个事情过程,他们所讲述的与赤诚加措所述完全一致。

  就此,我相信这的确是一个二十世纪末,即身成佛的典范!阿琼堪布就这样走了,走得那么潇洒那么安祥。他老人家长辞轮回,回归自然,向世人无言地呼唤着,昭示着本地光明--这应该是一切众生的共同向往--本来归宿!

 

          一九九九年六月于喇荣五明佛学院

回首頁

問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不可以欺侮金剛阿闍黎〈上師〉:
1、授戒 2、傳經 3、讀經書 4、灌頂 5、讀密法(包括頗瓦法)(口訣)以上都不可以藐視。上師所用之用品碗、杯、日用品、都應恭敬放好,並不可同坐、背對、同行亦不可平行而行,不可橫跨、坐墊、影子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二. 不可以違越善知識教言:
釋尊說法善知識有三種 1、有益論者 2、斷苦論者 3、修行第一論者,以上皆法。三種正論者(謂善知識)。(善知識)說法皆不可輕視貢高我慢而且說我全都知道,釋尊所傳戒皆說無所謂。超出戒律一點都不可以,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三. 不可以仇恨金剛兄弟:
金剛兄弟分別有2種 1、普通:所有佛教修行的人都謂金剛兄弟。 2、特殊:同一傳承上師不可吵架、嫉妒、說背後話、兩舌、比較、先說者先錯,做事循規蹈矩。破戒下者金剛地獄。

四. 不可以搶棄慈悲心:
學佛之人不可以沒有慈悲心,而且希望眾生發生不好的事情,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五. 不可以搶棄菩提心:
學佛之人不可以沒有菩提心而且心毒,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六. 不可以誹謗佛法:
不相信佛法,嘲笑、惡言、漫罵,對特別金剛乘、波羅乘邪見、批評、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七. 不可以洩漏秘密:
1、密教所有法、法器如何修禪定、修法、手印、隨便人皆不可以教,除非有上師准許2、有菩薩護法預言才可以、亂想、亂講、教錯皆不可以。密法不是隨便教、隨便學,否則不叫密宗,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八. 不可以損害自身肉體:
色、受、想、行、識五蘊最後自性為五方佛,自殺者、吃毒品、吃毒藥皆不可以,自殺者等於殺五方佛,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九. 不可以懷疑,自性清淨正法:
密宗、見修、行果,沒有錯誤,如有懷疑不信者下金剛地獄。

十. 不可以對諸應行,誅滅佛法者,施行仁慈:
不相信佛法之人,要來破害、打擊佛教或者消滅佛教之人,不可以慈悲心與菩提心,應誅滅他降伏他,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十一. 不可以以分別心,度量遠離名言妙法:
密乘、見修、行果、不可思議,不可以隨便修法,不是這麼簡單,如果這麼簡單,就不叫密宗,所以用(見識)是看不見的、自以為是,疑神疑鬼,讓外道笑佛教、密宗,不知幾兩重?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十二. 不可以破滅信眾信心:
對佛教有信心之人、初想學之人,場合不可以行殺、盜、謠、妄、酒、惡劣行為,使別人有邪見,退道心者,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十三. 不可以違犯所有密教,書上所記載:
所有法衣、法器、吃、用的都應於珍惜自己用。不要亂七八糟、亂想,譬如,薈供時,灌頂時所用肉及吃肉及甘露(酒)不可以懷疑、藐視、比較或談論,破戒者下金剛地獄。

十四. 不可以輕視,漫罵智慧女性:
應視所有一切女眾平等,不可以輕視,因為我們不知道,誰是空行母,否則下金剛地獄。

以上十四根本戒為密宗根本戒,破戒時罪不一樣,有次等,最為十四根本墮第一,為欺侮金剛阿闍梨(上師),以下列推一、三、七、八、十三常犯,一定要循規蹈矩。

十四根本戒如大樹根,若善守護,則成生長,一切道果功德之本。若不守戒,則生惡趣因及苦根本。未來生生世世由下、墮下、故名根本墮。

回首頁

 

請也一併參考拉珍的文章

 

 

問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